广州
珠海
上海
石家庄
中文
English
真实案例 全国统一服务热线:400-700-1988
 
首页>真实案例>美国     «返回
一个中国老头眼中的美国——留学生与家长颁奖礼·最有爱心的父母奖曹策前

 

一个中国老头眼中的美国

——留学生与家长颁奖礼·最有爱心的父母奖曹策前

 

作者简介:

 

曹策前,美国留学生余蔚天外公,作家,编审。曾任《警笛》、

《中国故事》杂志社主编,长篇小说《梦断危城》、《滴血的天竺葵》、

中篇小说集《龟山疑案》等由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,长篇历史章回小说

大隋王朝》(全四册)20163月由人民出版社出版。

 

 

老先生2000年定居珠海,一直关心关注外孙的成长,亦师亦友,

更是孩子最亲爱的爷爷。去年6月,在余蔚天留学美国一年的关键期,不顾75岁高龄,

赴美陪伴外孙学习、生活2个月。此文为老先生到美后第二日提笔,

2日完成,以一个有着丰富阅历的作家视角看美国的大学和社会。

 

 

活到七十多岁,第一次走出国门,真实地感受一下外面的世界,写出如下见闻。

 

 

 

去年6月,外孙来到美国亚利桑那大学读本科,至今已届一年。暑假期间,

孩子为了进一步适应当地生活和拿学分,选择了留校学习。于是,我随女儿到美国看望外孙。

 

 

6月5日,女儿和我在香港登上美航飞达那斯的班机, 机上分别用英语、

广东白话和普通话三种语音向乘客广播一些事项。一上机就听到机长通报:

本次航, , 程天气不错,一路顺风,有可能会提前半小时到达达那斯。,

我想:这真是一次一路顺风的旅行!

 

 

果真,我们乘坐的航班顺风顺水于美国当地时间6月5日下午三点在达那斯机场着陸,

比预定时间提前了半小时。飞机停稳后,先是听到一片清脆的“砰砰”解安全带的声音,

接着,就归于一片静寂,乘客们都守规矩地坐着等待宣布“出舱”的消息。

 

 

过了几分钟,五男一女、身着警服、佩戴武器的六名警察成一字步入机舱,

在我前三排的位置上止步。为首的一名身材魁梧的警员朝坐在通道一侧的一名男乘客点了下头。

那名乘客立即起身,并十分配合地打开头顶上的行李仓,取出一个双肩包背在背上,

在一众警察的挟护下,离开了机舱。而此时,满员的宽体客机内,从始至终,

鸦雀无声。又过了两分钟,先前出现的六名警察中的四名,

再次回到机舱,在同一位置的旁边带走了一男一女。

 

 

又是一阵静默后,机舱传来一阵开行李仓的声音和杂沓的脚步声,

满员的乘客非常安静、有秩序、迅速地下了飞机。

 

 

女儿领取了托运的行李,就地找转机到亚利桑那图森的闸口。

四顾周围张挂的指引标牌,却找不到到图森的登机口在何处,

于是,女儿把手中的机票拿给旁边一个开电瓶车的小伙子看。

小伙子用英语说:“很远,你们上车吧。”可能看到我一把年纪吧,

还殷勤地下车帮我把手提箱放到车上。于是,我们坐着电瓶车,

在候机楼内熙来攘往的人群中穿行。

 

 

达那斯机场真大,隔着封闭的玻璃窗朝外望,巨大的停机坪内,

分区域停着颜色不一、大小不一的各种客机,并随时, 可以看见飞机频繁的起降。

我们乘坐的电瓶车开了很长一段路,停在了一客货混装的电梯口。

开车的小伙子告诉女儿,从这里乘电梯下二层楼,再怎么走。

 

 

 果然,一出电梯,就看到了很明晰的指引牌。我们走在通道上,

两边是商店、食品店、酒吧和各式餐厅。这一切,与中国国内机场大同小异,

不同的是,这里是美国,卖的物品与食品理所当然地都带异域风味。

终于,我们在去图森的候机区内坐下来了。

 

 

达那斯机场是一座名副其实的大型国际机场,乘客来自世界各地,

白人、黑人、黄种人混杂其间。若再仔细一点地去分辨,还可从衣着、

身型、外貌中分出亚裔里哪些是印度人,哪些是菲律宾、印尼、

越南来的东南亚人,甚至还可分辨出哪些是中国人和日本人。

我手头没有资料,不清楚每天到底有多少人进出这座航空港,

但目力所至,这一数字亦肯定是十分巨大的。更重要的是,我所看见的所有人,

虽行色匆匆,却都十分安详平和。就如我临下飞机所见,六名警察带走三名嫌疑人,

机舱内的乘客并无一人大惊小怪。在整个候机楼内也一样,

我一路寻找去图森的候机闸口时就注意到,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名荷枪警察

坐在通道边的一把高脚椅子上,或站立在通道边。他看似目无表情、无所事事,

眼睛却扫视着往来人流,很专注认真,而从旁行走的旅客则对带枪警察视若无睹。

我还碰到一名牵着一条狗的警察迎面走来,当狗从我身边经过,

我本能地躲闪了一下,而警察则朝我微微一笑,那意思仿佛说,没关系,它不会伤人的。

 

 

在国内,我从媒体上了解到,当下世界并不太平。美国亦是如此,

常有枪案发生,同时,还爆出过美国警察执法过度、误杀黑人,

引起群众示威游行的事。但我一路所见,美国警察对

维持飞行安全和空港的良好秩序,确实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。

 

 

 

5日深夜,我和女儿终于到达图森,一夜无话。

 

 

6日早晨起床后,外孙即对我说:“今日上午11时,有欧冠决赛。”

“那太好了!”我说,在美国看欧冠可以不熬夜。

 

 

图森的上午11点,是北京时间7日凌晨两点。女儿看看时间还早,

就说:“还是先去超市买点菜回来做饭吧。”外孙道:

“附近就有一家中国超市,那里什么中国货都用。”

 

 

于是,三人一起去中国超市採购食品。室外,风清云淡。在国内,

我所居住的珠海市,天空常年保持蓝色,蓝天白云一直是珠海人的骄傲。

但图森的蓝天,一碧如洗,显得更加明净、亮丽,亦可能是天空更为透明,

阳光则毫无遮拦地照得人睁不开眼,还是早晨,气温已飚升到了摄氏30度。

外面的柏油马路车流如织,人行道上却不见行人,十字路口处没有电子警察,

更没有交警。美国的执法只有POLICE警察一种,没有像我们分门别类,

什么交警、刑警、消防警、边防警察等等,街边倒是总能看到警车停着,

有的有人、有的无人,装备齐全得很。外孙说,他决不敢天黑以后在街上骑车的,

有路灯走自行车专用道都不行,不是怕不安全,而是因为他的自行车没有装前、

后车灯,帽子上也没有头灯,被警察看到麻烦就大了。

 

 

行人要过马路怎么办?每个路口处都有一根电杆,外孙按了一下电杆上的按扭,

不一会,街口就亮起了绿灯,汽车在路口处停住,马路对面的绿色计时装置

倒数着秒数提醒着行人通过时间。我想了一下,这方法在珠海市郊也同样可行,

因为那里过马路的行人同样较少。但市内绝对不行,过马路的人络绎不绝,

按来按去,马路上就别想过车了。

 

 

我们走了不到10分钟,就到了一个叫“利源祥”的中国超市。

这是一家佔地不大(相对美国超市)的国内常见的日杂兼食品超市。

麻雀虽小,五脏俱全。在国内常见的低中档的锅碗瓢盆和日用品,

这里应有尽有,品种极详。食品类,包括老干妈、海天酱油、桂林米粉、

龙口粉丝、以及各种型号的春卷皮……更有甚者,连包粽子的粽叶都有卖的,

是的,端午节马上要到了!每年夏天,在珠海卖得很好的

宁夏石头大西瓜,这里,一模一样,也有卖!

 

 

我见西瓜档的货架上标明的价码为2.99美元,甚为疑惑,

即问外孙:“是2.99美元一磅?还是一公斤?”

 

 

外孙看看说:“西瓜不秤重量,2.99美元一个。”我默算了一下,

3美元不到人民币20元,一个瓜,小的也有十多来斤,不贵啊!

这里卖的宁夏石头瓜,可以肯定不会是从宁夏运来的。不过,

这一品种却不知是从宁夏传入美国的?还是从美国传到宁夏去的?

但是,宁夏和亚利桑那都地处沙漠,夏天气候炎热,

昼夜温差大,都适合西瓜生长却是肯定的。<, /SPAN>

 

 

此外,值得一提的是,地处美国西南边陲的这个城市的中国超市货架上,

竟赫然摆放着香港品牌、厂设在珠海的“蜂胡子”蜂蜜。这一蜂蜜厂设在珠海金鼎会同村内,

在珠海老香洲就有一家门面很小的专卖店。据我所知,这家蜂蜜厂的花蜜,

有的竟采自大兴安岭的原始森林,然后,再将没有污染的原蜜

运回珠海罐装出口香港。此真是酒好不怕巷子深呵!

    开设这家超市的是一对上了年纪的夫妇。女儿发现他们彼此交谈讲的是广东白话,

便以白话与之搭讪。老板和老板娘来自香港,这家名为“利源祥”的中国超市,

因其货品价廉物美,也吸引了不少当地人。如我所见,

来此购物的美国人、东南亚人,远比中国人多得多。

 

 

 从中国超市回到外孙的学生公寓,欧冠决赛刚过开球时间。

外孙围着电视机忙碌了一阵子,从电视机里传出的

竟然是我熟悉的国内著名足球解说员张路的声音!

 

 

原来,爱好体育运动的美国人,喜欢足球的并不多,美国的电视台如果转播这场球,

必须向欧冠联赛的组织单位支付一笔不菲的转播费用,

而企业、厂家因为收视率低,不肯在这个节目上做广告,美国电视台

当然不会做赔本的生意。外孙为看这场球赛,

是把国内网络的实况转播从计算机联接到电视机上的。

 

 

吃着又沙又甜的宁夏瓜,听着张路一口京腔风趣的解说,

看着顶级的足, 球赛事,虽处异国他乡,却有宾至如归的感觉。

 

 

 

 

因为外孙的缘故,在国内,我就不止一次在网上搜索过有关亚利桑那大学的情况,

知道这所大学位于美国西南边陲的亚利桑那州图森市,

还知道这所大学始建于1885年,迄今已有一百二十年历史;不同版本、

不同年份的世界大学排名中,亚利桑那大学位居60至100之间,

排在中国的北大、清华之后。

 

 

外孙在国内就读于广东省中山纪念中学,该校也同样是一座有80年历史的名校。

他是凭中学毕业证书、高中成绩单和全国中学生物理竞赛二等奖证书,

被UA双录取的。外孙中学喜好数理,但离“学霸”相差甚远,

所以,能上这样一所大学实属三生有幸。

 

 

去年6月,外孙从珠海来到这所学校,先入语言中心,

5个月内,考了2次托福,11月份便超过该校本科生语言

的入学要求,于今年1月进入大学本科的学习。

 

 

到达图森的第二日,外孙邀我骑车参观他的学校。学校佔地面积很大,

一般的敎学楼和实验楼大都只有三、四层,唯有一栋十来层的大楼,

是该校引以自豪的光学楼。该校有全美最大的光学实验楼,

光学和天体物理学在全美一直排名前五。学校虽大,四周却无围墙,

不管何人都可在校园中往来穿行。据外孙介绍,学校装备精良的图书馆和阅览室也是对外开放的,

任何人可以进入使用电脑等设施。该校拥有四万多名学生,

既如此,全校敎职员工也应是个庞大数字。由此可见,校外的各式公寓群落、

大小超市和林林总总的服务行业,亦多是为该校师生而设的。

在我看来,这真是一座得天独厚、能使莘莘学子心无旁鹜读书的好地方。

 

 

 

然而,事情却不如人所想。我在国内看到一篇报导,说全美大学学生能在四年内修满学分,

并拿到本科文凭的,仅佔36.5%。也就是说,有近三分之二的学生不能按期毕业。

美国是个自由国度,你漫不经心,不能按期结业,悠着点也行。但有一点,

如果在考试中作弊是绝对不允许的,一经发现,立即取消学籍甚至受到刑事处罚。

外孙的一位学长告诉我,亚利桑那大学今年处罚作弊学生、开除学籍的数量全美排名第二。

考试作弊的学生中,中国留学生所佔比例很大。腐败之风吹到了圣洁的学堂,

又经留学生传到国外。但我倒是庆幸外孙进了一所管理严格、学风纯正的好学校。

 

 

其实,外孙初入这所大学时并不十分适应。一是觉得这里天气炎热,

尤其是白天,根本不敢到户外活动;二是作业、考试特别多,刚开始进入本科课程学习时,

语言的生疏加上对规则的不熟悉,常要搞到下半夜。第一学期所选的五门功课中,

得心应手的除数学而外,其它几门课的成绩也不太理想,为什么会这样呢?

想来想去,还是语言不过关。数学不差,除中学底子较好外,

还因这门功课要掌握的英语单词并不多,有的习题连猜带蒙也能理解题意。

但别的学科,尤其是人文学科就不是那么回事了。该校要求留学生除母语和英语而外,

还要掌握一门第二外语。外孙选修的是德语,除德语外,他还选修了一门德国历史和文化的课程。

德语还刚踏入门槛,就要学英文版的德国历史与文化,其难度可想而知。外孙的这门课没学好,

十分内疚,想重修一遍,又顾及到要多花一笔学费。孩子的父母皆为工薪阶层,

供他留学并不容易。我们到来之后,解除了他的心结。知识这东西,学到手了,

是一笔精神财富,只走走过场,能学到啥呢!所以支持和鼓励他重修一遍德国历史与文化。

 

 

孩子赴美一年,个子由1.81米长到了1.83米,身板比中学时结实了;

生活上学会了做饭和料理内务;英语的进步尤为显著,无论是口语、听力、还是单词量,

已全面超过了英语专业毕业的母亲;包括暑假期间学的《微积分》在内,

他已修完三门数学课程。不久前,他壮着胆子面见了一位物理系敎授,

询问自己从下学期起,是否能选修他心仪的物理课程。敎授了解到他的情况后,

同意他下学期来物理系上课,并指点外孙先从力学学起,还介绍了授课敎授的专长等等。

走出敎授办公室后,孩子才从门牌上得知,“接见”自己的居然是物理系的系主任。

 

 

 一年工夫,经过自己的努力,外孙终于叩开了他向往已久的物理学的大门。

 

 

 

亚利桑那大学有四万余名学生,学生的住宿自然是个问题。

 

 

中国国内的大学生宿舍,是学校修建的,大都建在校园内,一幢数层楼高的学生宿舍,

要住数百学生。而亚利桑那大学的学生公寓,绝大多数都只三至四层,

分散修建在校园之外,不属学校管理。

 

 

去年6月,外孙初来乍到,新生被要求住在学校里,一来了解学校文化,二来为了安全吧。

学校内的宿舍都是2人间,一层楼有公共的厨房区、休闲区、活动室、自习室等。

他与一位来自加州的美国同学住一间。房间配备两张床、两个小衣柜、两把椅、两张写字台,

椅和桌子皆为铁、木结构,面板和坐板是木制的,架子是很沉的铁的,床的底座也是铁制品,

其上搁着一张席梦思床垫。住宿者皆为精力充沛的年轻人,遇到这么沉实的家具,不易损坏。

租金是每人710美元,相当于1420美元一间哦。

 

 

住了2个月,学校环境熟悉了,周边行情都摸清楚了,美国室友有车,

先找了离校5英里多的200多美元一月的单间公寓;外孙只有自行车,一番打听后,